不该被轻描淡写的隋帝国

读《剑桥中国隋唐史》 之隋史后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毛洪亮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15日 人气指数:

《剑桥中国隋唐史》是美国人费正清和英国人崔瑞德主编的《剑桥中国史》中的一卷,今天所谈的隋唐这段历史就是英国人崔瑞德编写的史。此书整体结构系统完整,史料丰富,逻辑严密,内容厚实,以西方史学者的观点来洞察研究中国的历史,一方面我们可以基本了解西方史学研究的水平和成果,另一方面我们则能更好地了解到当时及后期统治阶级及文化主流因为政治因素有意遮蔽的一些史实真相。当然西方学者普遍狭隘的世界历史观,导致了他们对中国史在世界史中的重要性有天生的排斥性,特别他们对中国历史在世界历史中的巨大影响力和推动力,及农民运动在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中的重要地位始终不能客观、正面的予以肯定对待。因此读此卷我更注重它学术逻辑背景下所呈现的历史真相部分,而对于其所持的西方意识形态方面的所有观点则不予接受。

在浩翰的历史长河中,区区36年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其短暂犹如没有做完整的一次呼吸,又或者犹如刚擦出火星而未点亮的火柴。哪怕对于人的一生来说,36年也是一个相对较低的年龄。然而隋朝它就是只有这区区的36年。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如再往前推则有万年以上)中,耀眼辉煌的历史实在数不胜数,所以我们很多人对隋朝这段短命的历史没有了解或者了解不足都可算是情由可原。也许正因为象大多数人一样,我们对这段历史无足轻重地认为,也就导致了对这个朝代在中国历史作用和地位的轻描淡写,对这个朝代两位最高统治者真实历史评价的忽视,其实这样的认识对于历史终究是不负责也是不公正的。

在隋朝建立之前,中国在政治上的分裂已经约有300年,这段分裂是中国历史中最为漫长的分裂期。而在隋朝之后的唐朝,则是中国历史上所称的“盛世”,它的存在也是接近了300年。仅仅36年的隋朝结束了中国长期的分裂,清扫了分裂期所累积的负面制度碎片,为国家、社会和文化统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对于后世盛唐,它在政治、制度和文化上给予的影响更是无以替代。可以说没有隋朝,则中国统一的历史就有可能要重新改写,唐之盛世将是海市蜃楼和空中楼阁,不可能有。

从北魏分裂成东魏和西魏,从东魏和西魏又裂变成北齐和北周,然后北周又吞并了北齐,隋朝的开国者杨坚又利用皇后父亲的身份,最终取代亲外甥,夺取了宇文家族的天下,建立隋朝,成为隋文帝。建朝之初所面临的国家意识形态、新都建设、中央政府的改革、人才的任用、地方政府的改革、土地分配和田赋、兵制的继承与改革、律令的制定、边防和领土的扩张、对反对政权的消灭、全帝国交通体系的创建(开凿运河)等系列问题,都在杨坚强大的领导下有序推进,并取得不凡成绩,国家的稳定繁荣渐入佳境。但历史中人们更多的是谴责杨坚伦理道德上卑鄙的夺权行径,这种评价显然是符合后世中国文化之主流的,当然出现这样评价的主要原因还是隋朝实在太短暂了,短暂到了没有时间对这段历史进行修饰,另外也因为后面盛世唐朝太强大了,强大到了可以对隋朝历史盖棺定论的舆论主导。但从帝国对中国统一和长期稳定的角度出发,这样的评价显然是缺乏全面性的。不可否定杨坚在夺权这个问题上其行为碾压了中国道德标准,但在其伟大领导力及其核心团队的强大执行力下构建的帝国则让更多的人们过上了相对稳定的生活,这样重大作用在历史评价中也是应该客观给予的。

604年,在位23年的隋文帝驾崩,其次子杨广通过长期精心的设计,终于博得了父皇的信任,击败了太子杨勇,登上帝位,成为隋朝第二代统治者,也是隋朝统一状态下的末代统治者(后面的两位恭帝,实际上只是代表了地方政权的傀儡,并不能真正意义代表隋朝统一的中央政权),历史上称隋炀帝。我们对于隋炀帝的了解很大程度上局限在儒家修史者对其道义上的评价,及由此延伸至民间传说、戏剧和故事中的那个末代昏君的形象,他残暴无人性,沉缅于声色不能自拔,对权力施行毫无节制,追求奢华,横征暴敛等。但从许多历史史实反映,这样的评价显然是受后世政治主导而有所歪曲的。实际上杨广很有才能,也的确是其父亲杨坚所创帝国隋朝的很好巩固者,其对结发妻子萧后更是一生珍爱,并在其良好教养、聪明、知书达礼等高素养的影响下,杨广自身素质也在与时俱进的改变,特别由于萧后出身南方之故,杨广对南方文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并趋同,这为帝国最终统一起到了极其重要作用。杨广在位的13年,其在儒学和学校的恢复,新都洛阳的建立,帝国交通体系的最终完成、势力的继续扩张等帝国重大问题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由于其过分追求历史对其执政的肯定及对豪华壮观的欲望,在一群阿谀奉承之徒的伴随下,其骄奢淫逸的作风越来越影响其本有的判断力,特别在远征高丽这件军事行动上,他变得越来越刚愎自用,他不顾在开凿运河的巨大工程中所产生的民生和经济问题,及帝国内已经萌动的各类反政权运动,为了一已之尊,在连续三次远征失利的情况下,依然启动第四次的远征高丽军事行动。从动机和企图来看远征高丽有一定的政治合理性,但不顾帝国的实际,过于高估自己能力且着迷的心态对于帝国来说是致命的。历史似乎与隋朝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36年前杨坚从宇文家族夺取了政权,建立了隋朝,36年后杨广却倒在宇文家族的屠刀下,而断送了隋朝。当然宇文家族也并未因此翻盘,历史最终把权力的接力棒交给了“唐”。

隋朝虽然就这样悄悄地在历史烟河中消失了,但其消灭过时和无效的制度,创立一个中央集权帝国的结构理念和基础,发展了共同的文化意识却在中国大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不断壮大,千年不衰。这样重要的历史意义和历史地位是不应该在历史长河中被轻描淡写和歪曲的。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